headerphoto

70岁料理家!婚后丈夫失业她自创4000道菜谱畅销2200万册

2017-09-01 16:21

  她自创了4000多种菜谱,给餐桌上带去了无数欢声笑语。她的成绩无人能及,出过至少一百本食谱,总销量超过2200万册。

  2006 年,她击败了 67 个国家的 5000 多本食谱,拿下了被称为「烹饪出版界的奥斯卡」的美食家世界食谱大,2010 年还被评选为「全世界最活跃的电视节目料理家」。

  她是日本的国民「料理家」栗原晴美。既不在米其林三星餐厅,也不在高级料理店,栗原的料理在餐桌上大放。

  但栗原以前也有过一段对自己的生活方式感到迷茫的时光。一部2011年上映的纪录片,揭露了这位享誉世界的家庭主妇成功背后鲜为人知的辛酸与坚守。

  栗原的家位于市中心的一处的住宅小区。栗原是那种在家一刻也闲不住的人,每天5点半起床,然后立刻前往兼工作场所的厨房。9点过后,她的助手们才陆陆续续过来。

  栗原现在和丈夫两个人生活,孩子们都已经生活。他们是一对结婚38年的恩爱夫妻。

  栗原的身份是料理家,迄今为止她已经构思出4000多种菜谱。其中,大多是家常菜,由于能从料理中感受到家庭料理的亲切感,她创作的料理风靡全日本的餐桌。

  栗原没有专门学过做料理,支撑她的是身为主妇的经验。她基于以往的经验,不断构思容易上手且能让人感到喜悦的菜谱。比如为了某期的专题报道,她要构思用30分钟就能做好的晚饭菜谱。

  一天完成了10道菜,每道菜都能在30分钟内做完,而且都是能反复做,不标新立异的料理。

  栗原自己要求很严格,的拍摄结束了,还在继续思考,继续试做,她反复推敲菜谱上的材料用量以及做法。

  创作菜谱就是不断摸索的过程,一道普通的虾仁蛋炒饭,她摸索的是任何人都能做得好吃的方法。

  但是栗原执意用平底锅,因为有些人家里没有中国炒锅。炒饭的关键在于粒粒分明,栗原希望不用中国炒锅也能做出这种口感,而且栗原还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苛刻的条件,她想要在不颠勺的情况下做出美味的炒饭。因为颠勺对于烹饪的初学者来说很难,她想找到一个不用颠勺也能做好炒饭的方法 。

  对于平生第一次想尝试做饭的人来说,要是最开始按照我的菜谱做失败的话,会讨厌我的吧,我只是想让他们觉得,做饭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为了不她们,仅此而已。

  如果有人对我说:我觉得你的菜谱值得信任,我因你而爱上了做饭。那就是对我而言最棒的励。

  看似简单的炒饭,她做了1个月,栗原已经意识到用油的量和加入的时机是重点。为了做出粒粒分明的炒饭,她将炒肉馅时加入的油量以1/2大勺为单位进行微调。

  她反复推敲用量和时间,为了寻找更好的做法,她总是在临近截稿日期的时候才提交菜谱。

  “我是绝不会相信自己的菜谱的,改了很多回也不觉得是完美的。是不是还有更好的办法呢,我总是会这么想。”栗原说。

  虽然栗原收获了事业上的巨大成功,但背后付出的辛苦也是难以想象的。她曾经为一道「法式苹果挞」,经过49次连续失败试验,最后才把菜谱公布出去。

  「法式苹果挞」是一种源于法国的甜点,把苹果放在挞皮上烤制而成,特色是湿润的口感和酸甜可口的味道。

  栗原想把这款甜点推广到全国的餐桌上去,让初学者也能做好。虽然她此前并未正式构思过这款甜点的菜谱,但她想要寻找出全新的制作方法。

  栗原买了偏酸的「红玉」苹果,先将一个大概流程装入脑中,便开始试做。然后再独自研究做法。

  苹果挞的第一步是把苹果和黄油以及白砂糖一起煮,然后再把挞皮盖上去,就这样烤完最后再翻过来,让苹果在派就算做好了。

  2天后也在继续试做,她一边注意火候一边继续挑战,她终于做出了印象中的苹果挞。

  终于进入到了制作菜谱的阶段,但是很难将煮苹果的火候用文字表现出来。还有一个更棘手的问题,每个苹果所含的水分都是各不相同的,虽然每次的煮法都是相同的,然而结果却是不尽相同的。

  她已经试做了16次却还是未能整理出做法,栗原在制作菜谱的时候很少会出现这种一筹莫展的情况。

  连续做了20次,但还是看不到成功的希望,从容的神情从栗原的脸上消失了。她和丈夫谈了一会,然后丈夫说,“你希望谁都能做吧,而不是100个人中有60个人能做好就行了。”

  吐完苦水之后,栗原继续试做,决定直到成功为止,决定要在当年的秋天将法式苹果挞推向全国餐桌,她希望有更多的人体会到在家制作甜点的小乐趣。

  从锅子的种类到苹果的切法,她在尝试改变做法,一次又一次反复试做。“虽然味道说得过去,但自己没充分自信的时候,是不能把自己都觉得有问题的东西呈现给别人的,一定要是自己认可的东西。”

  迄今为止,栗原已经在社会上发表了无数菜谱,她的心中一直有一个:我要为了信任我菜谱的人的幸福而战!

  到了第49次试做,栗原终于发现了诀窍:煮苹果时,最后的三分钟才是重中之重,在汁水变粘稠之后,再用大火煮约3分钟,直至快煮焦,用这种方法的话,就算苹果的含水量不同,也能做出来。

  菜谱的流程清晰之后,便到了截稿日期。意想不到的问题又来了。为了确认最终的原稿,她最后试做一次,发现用偏甜的苹果做出来颜色虽然很完美,甜味差别很大,口感也不一样。尽管助手们觉得味道已经很好,但栗原还是给出版社打了一个电话,提醒出版社在菜谱上注明:“这里介绍的菜谱是我目前能想出的最终版,当秋天应季的红玉苹果上市之后,请试着用它做做看。”

  假如我是读者,第一次做这个的话肯定会迷茫的,可能会想要是写得更明白一点就好了,我不想让读者有这种想法。我不想表达得含混不清。

  “我不觉得自己是专家,只不过我会比所有人都更享受地做自己能做到的事,我想要努力下去。”

  栗原如今已经是日本家喻户晓的名人,走在大街上会被围上来要签名,她开始愈发广泛地参加各类公益活动,但是她在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之前,也曾经迷茫过。

  1947年,栗原出生于静冈县下田市一个经营印刷厂的家庭。她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她的母亲博子会从早上4点半起就井井有条地打理家务。栗原从母亲那里学会了做菜的基础。大学毕业后,她回到老家,开始每天帮家里做家务。

  她的父母认为两人是不同世界的人,因此强烈反对,即便如此栗原还是和玲儿结婚了。这是她第一次父母的意愿。

  但是婚后生活并不是一帆风顺。婚后半年,丈夫失业,之后的一年中,家里突然没了收入。虽然栗原很想操持好家庭,但十分迷茫和不自信,只能不断依靠丈夫。由于心力交瘁,她的体重在婚后两年内骤减了14公斤。

  栗原说,“那时候我是个没主见的人,是个很没用的人,什么都听别人的。别人让我自己决定,但我就是做不到。”

  栗原拼命地想该怎么才能活得快乐,特别是她在家人的饮食上下了很大功夫。有一天她把胡萝卜和金枪鱼以及芥末拌在一起,于是这道菜成了全家都特别喜欢得一道经典菜。

  还有一次,当她的孩子带朋友来家里玩的时候,花费心思做的“不炒的炒饭”,此后成了家人非常喜爱的一气菜肴。

  让家人们笑逐颜开的一道道料理还把栗原推向了一个意向不到的舞台。有一天,丈夫带来了一位工作人员,他对栗原的料理感到惊讶,问她想不想工作,就这样,她开始在电视和上发表自己的料理。

  出版的书意外地大卖,栗原一举成为轰动一时的人物。栗原甚至还创办了一本完整介绍自己生活的。每次发行都能卖出20多万本。

  对栗原来说,这是个不小的压力。“刚创刊的时候被问到能不断地构思出菜谱吗?一本有100道菜,也就是说一年有400道菜,10年4000道菜。一年只有365天但是却要想出400道菜,真的很多。说实话,我有时候也会想自己是不是做的太多了。”

  栗原不论昼夜,就连在旅行途中都一直在构思菜谱,但是她渐渐感受到了某种:她发现满满地排着烹饪步骤的版面上,丝毫没有呈现出烹饪的乐趣。

  但是栗原却没能把这个想法说出来,她压抑着自己的心情,又工作了好几年,渐渐将纠结的矛头指向了自己。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呢?烦恼困惑的日子在持续,在临近花甲之年的某一天,栗原终于下定了决心。

  栗原亲口提出想停止为一本人气写稿,“即使空间小一点也无所谓,想要以自己的方式将料理呈现给大家”。一直萦绕在栗原脑海中的是,曾经用料理让家人感到幸福的景象。

  重新审视自己的内心,栗原开始创办一本亲自参与编辑的。比起料理本身,栗原开始更加重视与料理相关的小故事,比如丈夫最喜欢的什锦天妇罗,周末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分享的意大利面,她在诉说为生活增光添彩的料理的魅力。栗原如今正以自己的想法料理家这份工作。

  首先是一口气把粗重的家务全做完。她把洗衣机定完时间15分钟,就迅速跑下楼,然后做削土豆皮、整理文件和擦窗户之类的事情。她心中的对手是那台洗衣机的定时器,如果能在定时器响之前回去的话,就算是栗原的胜利。这种「15分钟的对决」,每天要进行三次。

  她还有其他享受家务的诀窍,丰富的小玩意就是其中之一。如果在瓶子上贴上喜欢的贴纸以区分的话,就能心情愉快地整理厨房。

  有时候还会加上一句短短的话,比如,“这里是好吃的紫菜,想吃的人请自便,不要客气哦!”

  栗原的是,快乐的生活而思考。她一年会出4期自己亲手编辑的,并写下自己对家庭料理的。

  经历了2011年日本大地震(震级9.0,造成近30000人遇难)之后,栗原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普通生活的价值,她开始重新审视自己所前进的道:

  其实生活中并不是充满着快乐,哪儿有那么多好事啊。正因如此,我们才要学会从小事中体会幸福,不必一直期望着能获得巨大的幸福。在品尝美味佳肴以及邂逅很好的事情时自然会感到幸福。

  但即便没遇到这些好事,也要从生活中发现幸福。我觉得这才是生活之道。平淡的生活才是最宝贵的,一日三餐,家庭和睦,其实这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明明这是快乐的事情,人们却总会放下这些而去追求别的,所以才无法在日常生活中发现幸福。

  在结束一周的工作之后,栗原在周五傍晚做回了家庭主妇。无论多忙,夫妇尽量在一起享用晚餐。对过着忙碌生活的栗原而言,这是一段静谧的时光。